刚刚,接到大学的一位好友的电话,他的父亲在农村劳动时,从3米高的架子上摔下来,现在情况不明,想要找我借钱。

2020年对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来说,都是艰难的一年,新冠疫情的肆虐,厄尔尼诺现象在全年造成的水旱蝗冻,大国地缘政治板块摩擦的阴影,太多难过。

因此,2021年前几天的到来,让我松了一口气。

但这件事让我想起,从中国来说,现在还是庚子年。

人总是会自己找一个安慰,把物质的运动归化指示为时间,并给自己创造的时间设置一个人为的节点,试图通过在节点上的动作——仪式来把握住一些什么。

但这个把握,能够把握住吗?

前天和一位读者吃饭,她说我写的文章中,最大的特色是两个词:“我看到”、“我感觉”。

这么说其实是和黑格尔有关系,记得是黑格尔说:“哲学是把握在思想中的时代。”

对很多宗教都有影响的《旧约》开头就是:“上帝说。”

如果说思想的载体是符码,那么除了“说”这个必须的过程外,“说”的主语就变得很重要。

如果说上帝死了,我们不能够代替上帝说什么,那么述说这件事的主语,可能只能用这个充满疑问,但又不得不坚决如此的“我”来开头了。

以我为开头的主语开始的句子,必定是充满疑问的,但在疑问中留有余地,留给阅读这些文字的人思考、想象的空间,让我们隔着时空聊聊天,在我们的交流中,可能有某些“把握”。

我脑中此刻所思考的这段声音的符码不是我创造的,我写作所用的这些字符不是我创造的,我打字的这台电脑也不是我发明的,你现在所阅读的介质也不是自己完全掌控的。

和我有着完全不同的经历的你现在读到这里,想到某些事,回忆起某种感觉,也是一种偶然,但这一切就这么发生了,此刻在你我之间的那些东西,那么熟悉,又有些陌生。

在现在的我看来,不断的创造那种模糊的“沉默”, 在交流中不断向极致推进,可能是现在所能做的,贴近那个“说”的,我现在能够把握的途径。

最近几天是李先生去世的纪念日,也是寒潮来临的日子,记得故乡有千亩腊梅,最近应该是开花的日子,只是谢的有些快,回去可能见不到。

但,有些地方的梅花,好像落得格外的晚。

李白在《黄鹤楼闻笛》中写:

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

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在2020年里,湖北省厅局级以上干部,仅政法系统,就处理了十几位,高院副院长更是自杀身亡。

存在主义作家加缪在论述人存在的荒诞时写:

“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自杀”

也许现实比离奇地想象更离奇,比荒诞派小说更荒诞。

2020年,全球动荡中,金价高企,5月16日,在6亿元信托计划到期前一个月,民生信托要求对融资方武汉金凰珠宝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武汉金凰)所质押的黄金,开箱检测。

就在黄金开箱检测结果出来的前一晚,武汉金凰董事长贾志宏曾强烈希望能叫停检测。被明确拒绝后,翌日早上贾志宏发了条短信,大意是感谢多年来机构对武汉金凰这家民营企业的支持和帮助。短信的最后两个字是:

“别了”。

《增广贤文》里说:

“运去金成铁,时来铁似金。”

小时觉得是比喻,长大发现是现实。

苏轼在湖北生活时写:

“安得道人携笛去,一声吹裂翠崖冈。”

有人携笛而去,有人碎裂原地,这苍苔上的笛声,在2021年,也会一直吹下去,樱花落满龟山,也不停歇。

我从今年开始,喜欢许倬云的一句偈句:

“有愉悦无痛苦,有怜悯无愤怒。”

但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人会这样毁灭呢?

写到这里时,看到自己在初夏时写的一张便条,忘了是谁说的,也忘了为什么写:

“真正有自我意识的人是认识到自我限制的人。”

让我认识到这一点的是一位女孩子。

我的几位老师都建议我找位女孩子谈一谈,这会对我有帮助,他们是对的。

我头一次发现除了逻辑上的真理,现实中的“势”外,对于人的爱,也是重要的, 因为对别人的爱,我才真正的能够认识到包容的涵义,在现实中成就的艰难,开始欣赏中国传统中的中庸之道。

同时我也深刻的意识到一点, 常识太多是卓越的敌人,因为几乎所有真正值得做的事,几乎都是一场伟大的失败,而且常常是比上一场失败的更好了一点而已。

我到现在为止,虽然人生还很短,但已见过太多智力比我聪明,现实中比我有更多资源的人,后来逐渐沉落,他们常常因为太在乎“现实”而太不现实。

我觉得最大的原因就是康德在《判断力批判》里所说的,人最重要的东西有两个,一个是知识,一个是勇气,而勇气比知识更重要。

这种勇气,是对当下判断的勇气,也是对自己思考所得出的定义的守护的勇气,这种勇气,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论述说,是统帅者和艺术创作者所必须具有的素质,是要从伟大的作品中来的,也是要从一段段经历中锻炼来。

未完待续······


200亿元假黄金质押案暴露 谁在做局,《财新周刊》 2020年第25期, 2020年6月29

Last modification:January 6th, 2021 at 10:43 a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