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几日, 常感觉时光如梭, 作为一个大五的学生, 看书搞论文, 搞BBS, 约拍, 尝试着做播客, 自己每天的单词和阅读还要兼顾, 每天好像一起来就到了晚上。写日记的时候,一个不留神,一个星期就过去了。

在这样匆忙的日子里,再停下来写每月的月结,可能有些不太明智,毕竟这一行为有些“浪费时间”, 而且在 “短视频”、 “平面感”、 “快消息” 的时代, 写长信一样的文章, 又有谁看呢?

对于我自己来说, 在看完纳博科夫的自传:《说吧,记忆》 后,我认识到一件之于我的事实:

“记忆与未来的时间一样, 并非平等的线型分布, 而是不均匀的分布于某些特定的时刻。”

传说爱因斯坦就是在二十多岁时思考事件时发现了时间与光质量的不均匀,从而提出了相对论。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学习量子物理的阿靖如此耽迷诗词, 并在沿着多瑙河两个月的沉默行军中不停记录,之后在一把火中销毁。

记录这件事情可以让时间慢下来, 了解自己所处的世界正在发生什么。

苏轼的诗:

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境。

大概说的就是这样的事吧。

不过你让我说出自己为什么写这些,并且一写就写了一年,我是真的不知道。

佛家里说,如果一个人不能自已的去投入一件事,那他一定是有业障的债, 不把这个业障消完是不能够得到休息的。

我自己,应该是这方面的业障没销完,所以要多写,多做,写完了,做完了,可以得到休息。

Any Way, 我这破文章还是有二三好友看的, 单纯为了他们写,也是值得的。

1.总统大选

a. 海国图志 100年

2020年10月份,对于这个世界最大的事,应该就是美国4年一度的总统大选, 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在疫情前,无论是国内下降的失业率,经济的回暖,还是外交方面的奥援, 本来是稳操胜券的,没想到爆发疫情, 使得原来最支持他的老年人成为他抗疫政策的对立面。

即使如此,我一开始也认为,特朗普有6成的胜算,没想到是拜登当选,美国这个国家与民族还真是继续葆有着一些基督教思想中伟大的精神。

布林肯在本月的月底作为新任国务卿履职, 这位和国师的《美国反对美国》几乎同期写作《盟友反对盟友》 Ally Versus Ally 的外交世家子弟,读着乔治·凯南的《美国外交》成长起来的国务家, 在未来4年中应该会巩固欧洲传统的盟友关系,并且重返亚太。

让我觉得很悲哀的一点是, 《美国反对美国》早已被翻译成多国语言, 而布林肯所著的《盟友反对盟友》,对美国青年外交界有重要影响的,凯南关于美国社会,政治变革的论述,则一直没有被翻译成中文, 而且在中美交恶后, 更无翻译出版的可能,出版界几乎避之不及。

我想起100年前,魏源怀着孤志,翻译《海国图志》后,被清政府毁版, 而日本的福泽谕吉,所译之书,成为日本一代政经人士的启蒙书, 其中福泽谕吉所读,还有那些彪炳史册的维新志士经常读的,引以为政策参考的书, 居然是中国被毁版的《海国图志》。

而日本维新成功之后,芥川龙之介,坂本龙马等人来到中国找这本书, 根本找不到,日记里对于清国那种失望与轻蔑,给我的印象真是太深刻了,一个人后来成为维新领袖后, 论“讨伐”清国时,竟将 “使海国图志绝版”,单独列出, 成为清国必亡的论证之一。

可能是日本作为小国, 无论如何不能闭目塞听, 因为自己的厌恶就不去了解别人。而中国作为大国, 宁愿付出一些代价, 也不想接触自己不喜欢的东西吧。

我最近跟一些研究世界史,国际政治的朋友聊布林肯,他们很多人并不了解凯南,能够了解布林肯就不错了,懂英文,并且愿意看英文书的学生现在还是少吧。

但如果这样已经在相关领域中,属于中等偏上的学生,对于如此重要的人物, 对未来有重要影响的理论的认识水平是这样的话,青史昭昭,恐怕我们在未来, 将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100年对于一个民族来说, 还是太短了。

b. 追忆朴先生

拜登当选的那天,我莫名的想起了前一段时间投崖自尽的朴元庆先生。

朴先生在上世纪80年代,因为争取民主运动而被首尔大学开除,后来自学法律做人权律师,之后做NGO,创立韩国第一家社区基金会“美丽基金会”和“美丽商店”,之后就是担任今天的首尔市市长。

朴先生在担任首尔市长期间,突破资本主义框架,极力推动“合作社”和“社会经济主义”(类似团结经济),让首尔成为合作社之城。

在我印象里,朴先生在东亚国家的政治家中,是令我特别尊重的一位,听到他的去世的消息时, 我一时恍然, 半晌都不知道该做什么。

虽然在金特会不断摩擦,最后失败的过程中,文在寅连续掉了12颗牙后,就有预感。

但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 朴先生是以这样壮烈的方式,用生命去见证自己追求一生的理想。

我认为政治家必须要有弘毅的韧性, 为了仁义的政治理想, 即使到了最不堪的境遇中, 像猪狗一样, 如果自己心中的理念还在, 就要活下去。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轻易言死,是懦夫之所为!

但在朴先生的死面前,我能这样责备他吗?

如果是现在的我,而不是原来无知无觉的我,在当时见他,劝他像松柏一样,岁寒不败, 在他一生的理想面前, 他还是会这样选吧。

写到这里,想起了韩国的国父金九先生在被刺杀的前一段时间,写下曹溪宗的偈句:

“踏雪野中去,不须胡乱行。今日我行迹,遂作后人程。”

相信即使在未来大雪肃杀时, 也会有人看到这行脚印, 并在路上感到安慰。

c. 个人的转型

以前在文章中,有时会说一些预测, 最近越来越不喜欢这样做,倒不是不想为自己的说法负责, 而是现在越来越认识到自己思想的局限性,自己确实有一些思想, 但成理论叙述,尤其写在月季中的东西,常常是 “思想麦当劳” 一样的理论, 真正有创见的思想, 看来还是要在亲身经历中来, 要在对于一个个最基本的概念的理解、思考后,在超越浮面的喧嚣后,把握本质才能得到。这并不容易,需要时间和等待,不过一切都是值得的。

2.炒股一周年

2020年12月1日,是我炒股一周年,获利清结来看的话, 我的收益率是超过30%了,虽然不如很多按疫情反弹的逻辑来投资,动辄超过50%-70%的朋友,但胜在每一步自己都能看得懂吧。

很多赚了疫情反弹的钱的朋友, 因为不懂得收手, 好多已经赔回去,套牢的都有。

有始有终的来讲,无论是长线,中期,关于投机相关的,都只是带来了一种相对的确定性,面对这种确定性,需要智慧和勇气。

我作为修习过哲学,专业主修新闻的人来说,由于心性上的优势, 常常和时间的关系不错, 它总会给我不错的回馈。

10月27日,我跟朋友聊我今年的投资回报累计超过30%的时候,朋友给我甩过来他去年投资的深圳的房价涨幅,还有加杠杆之后杭州的房本。我忽然懂得了我们所在的这片大地上,正在发生着什么样的疯狂。

不过我入市主要是在阅读米塞斯的《人的行动》与西内尔的《货币哲学》后, 刚好读到了国内的一些关于市场经济改革的文章, 想验证下自己的想法,体验一下股市为代表的经济利益的变动中,人的心态, 还有激励自己思考经济两字所指的:“经世,济民。

说到底,这只是一场智力游戏而已。

昨天朋友劝我, 说这件事对我的精神状态已经产生了一些影响, 不劳而获的钱, 确实容易令人恍惚吧。

也许这是我一定要往波恩跑的深层原因?

11月30日,发生大量代持与操作的“天下第一盘”深圳华润城润玺一期和万科发布公告, 坚持“房住不炒”, 没什么好说。

《乱世佳人》中的白瑞德说:

“发财最好的时机在两个时候, 一个是国家正在建立时, 另一个是它崩溃的时候。”

“你记住这点, 这或许对你有用”

记得小时候读《国语》,对里面一句很简单的话印象深刻:

“德不纯而福禄并至谓之幸,幸非福也。”

现在来看,如果通胀率上去了,还是先不去想发财之后又有什么, 先抢到钱再说吧。

对了,上面的话是我两天前写的,发文的今天,《第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说:

要把好货币供应总闸门,保持广义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反应潜在产出的名义国内生产总值增速基本匹配。

诸位最好懂得自己的钱是怎么来的, 及时调整。

Last modification:May 30th, 2021 at 01:08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