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要准备中国记者节的发言,10月份的书单我一直没抽出时间和精力来写,记者节过去一天,终于能抽出些时间来写一写自己的书单了。

不过令我感觉惭愧的是,上个月读书的时间非常的不连贯,读完的书不多。希望自己在11月中,能够静下心来,一点一点的去读书。

最近欠了许多的文债,希望自己在11月中,能够每天抽出2小时来写作,另外,每天花在自己的毕业论文上的时间,也应该不少于6小时,11月份对于我来说,应该是一个由文字环绕的时间之茧。

1

沉默的视野

陈家琪失眠了50多年了,夜里必须要靠安眠药才能入睡,使他不能入睡的,肯定不是他的基因,他的父亲一生跌宕,却在寄情二胡与象棋中,度过了快乐的一生。那每夜使他不能入睡的,是什么呢?

这些文字,是他在深夜中,即使吃了药,也不能入睡的时候写的,艰深晦涩,回味悠长,如一杯苦咖啡。

他上个月从同济退休,近来主要工作是跟自己的小孙女玩,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衰老的厉害。

佛家里说,如果一个人不能自已的去投入一件事,那他一定是有业障的债, 不把这个业障消完是不能够得到休息的。

陈家琪还了近一甲子的债了,能够老下来,能够在沉默中得到安宁,是不错的归宿。

2

说到老,最近感觉赵振开也老了,倒不是说他身体,他中风之后恢复的还行,就是心态上,明显感觉他对中国更加依恋了,回中国的次数明显增加。感觉他回来倒不为参加什么活动,倒像是就想回来,就像《新概念英语 2》里说的:

“I am only interested in sitting in a boat and doing nothing at all!”

因为知道自己,又学的是“无第一”的文科,我很少服人,但在勇气,还有人生的硬劲儿上,我是真服杨炼。

赵振开现在写的诗的意象更好了,意境也很妙,写散文写的尤其好。

但自从他用电脑写东西以后,好像一些感觉就缺失了,倒不是说他写的不好。而是我个人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他现在的一些不好的状态跟用电脑写作脱不了关系。

写到这行字的时候,汕大下午的阳光很好,窗外草木葱茏,蓝白色的天空向记忆延伸,延伸到一个遥远的北京的午后,啤酒瓶和玻璃杯发出的叮叮当当的响声,还有穿过白色的泡沫,悠悠飘过来的一声:

今天的胜利者是明天的失败者

谁赢了

谁输了

3

戊戌变法的另面

之前一直不知道。戊戌变法的政治内涵,是张之洞借慈禧对李鸿章派系的清洗,用维新派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在北京,被当作政治工具的六君子喋血街头。在湖北,唐才常为首的数千进步官僚、军人、学生,在一日之内被屠杀殆尽。湖北菁华为之一空,在整个中国近现代史上再无建树。

而湖南的陈氏父子,以身护佑,陈宝箴愤懑而终,陈三立一生跌宕。

如果不是沙市事件,戊戌变法后,主政革新的人,估计就是张之洞。他能够使清朝度过难关吗?很难想。这些精妙的权谋,都倒在滚滚大潮之下了。

掩卷之后,有些能够理解康有为晚年时都浪荡与疯癫了。

梁启超在经历了这么多后,还是在写中国的变革,真赤子也。

Last modification:November 24th, 2020 at 09:49 a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