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6日星期日 于汕头大学知行书院读完

《未知量》是奥地利作家布洛赫的一部小长篇,主人公是一位研究群论的教授,本书写了他在博士阶段研究群论,在研究所研究中接触物理学变革的过程。

在书中有三条线:科学——物理学变革、宗教——爱、艺术——死亡,这三条线以科学为主线,通过对科学的反思与讨论,抒发了大量的哲学思考,两条支线与主线在文末关于知识的讨论中交汇,之后戛然而止,留下一片青青草地,仿佛马勒第四交响曲结尾处高贵的沉默。

这本书的作者赫尔曼·布洛赫,1886年生于维也纳,与卡夫卡、穆齐尔、贡布罗维奇一起被昆德拉称为“中欧文学四杰”。45岁时出版首部长篇小说《梦游人》,1938年流亡美国,1944年成为美国公民,晚年主要从事群众心理学研究,1951年死于心脏病发作,终年65岁。主要代表作有小说《梦游人》《维吉尔之死》《未知量》《着魔》《无罪者》,随笔《小说的世界图景》《对于音乐的认知问题的思考》《詹姆斯·乔伊斯和当代》,以及历史文化论著《胡戈·冯·霍夫曼斯塔尔和他的时代》等。

布洛赫作为一位优秀的作家,在文学家与艺术家有着交游提携传统的维也纳凭借着自己的作品与犹太身份,有着群星璀璨的朋友圈:弗洛伊德、荣格、维特根斯坦、里尔克、穆齐尔等当时主要的哲学家、诗人、作家都是他的朋友,后来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迷惘》的作者卡内蒂也是经由他的提携进入的文学圈。

但他本人的作品在德语世界一开始声名并不显赫,只获得了小范围的接受和认同,但是“墙里开花墙外香。”,他的作品一到英语世界,就获得了巨大的震动和欢迎。赫胥黎甚至在1932年称他是“德语世界中唯一可以信任的作家。”

这种在英语世界中的声名使得他在爱好者的帮助下逃离了纳粹的大清洗,到达美国,但也使他晚年投身于政治理论中,浪费了他文学上的天才。

《未知量》这本书的写作时间是1933年,强调这一年份是有原因的,这一年恰好在1929年经济大危机席卷全球之后,1938年布洛赫因迫害而出逃之间,受经济大危机和愈演愈烈的战争与政治形式的影响,曾经作为欧洲精神轴心的维也纳文化在迅速的凋零,而近在眼前,可以预见的毁灭正一日日的逼近。

这也许可以解释这部作品中痴迷于天文学的父亲的早逝,象征着宗教,立志于成为修女的妹妹苏珊的癫狂,作为艺术化身的弟弟的自杀,还有献身于科学的主人公对爱的渴望与迷惘。

在作品的最后,作者几乎是绝望的讨论了知识带来的破坏性,还有对爱的渴望,以及对现实不可抗拒的黑暗(在文中表现为死亡)的态度,这是对欧洲一代乱世文人内心精彩的写照,其中以生活面对黑暗的寓言,平淡中蕴含着极强的生命力,值得人在绝望时反复阅读,相信布洛赫也是凭着这种坚定的达观,才渡过了死亡的绿海,在异国重生的。

这部作品无论是从写作背景,还是写作内容上来说都充满张力,布洛赫故意在用词和语句关系上避免了张力的直接爆发,而是在内容的衔接与谋篇布局中,让读者感受到那种窒息。

布洛赫本人一再将《未知量》归为次要作品,但文学史上一件常见的吊诡事件发生了,作者本人常常对自己的作品对文学史与理论发展产生的影响并不了解。

这本关于二十年代末的理论物理学的基础研究的危机(量子理论)的小长篇,对内容的处理上来说,对现代小说的影响,可能不亚于其主题涉及的现代物理思想的大变革。

这点或许从对布洛赫推崇备至的乔治·斯坦纳所著的《语言与沉默》中可以找到恰当的论述。

在文学创作上,赫尔曼·布洛赫是斯坦纳最为佩服的作家,他认为布洛赫是自乔伊斯和托马斯·曼以来最重要的人物。

布洛赫的作品融小说、哲学、音乐甚至数学为一体,打破了传统的界限,而斯坦纳认为,文学家只有打破传统的界限,因时制宜、广采兼收,使得哲学、音乐、数学等不同学科的特长和内涵可做文学之用,才能挽救语言的危机,才能表现当代人的“沉默感”,也才能于沉默中寻出一线生机。

对于这一种广义的人文文体,斯坦纳用了一个隐喻性浓厚的字眼来形容——“毕达哥拉斯文体”

要解释这种文体,或许《未知量》就是最好的例子。

这本书的译者郑流畅(原名郑富豪)是个妙人,受篇幅与时间限制,我在另外的文章中再介绍吧。

Last modification:September 6th, 2020 at 08:17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