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韩联社报道,首尔中央地方法院2019年10月5日对前总统李明博涉嫌贪污受贿等罪名作出一审判决,判处77岁的李明博15年有期徒刑,处罚金13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7894万元)。李明博不服判决,选择上诉。

我将在下面的内容中讨论以下问题:
1.李明博是否在接下来的审判中有减刑的可能,还是将与朴槿惠一样,刑期长并在监狱里度过余生?
2.韩国的“青瓦台魔咒”是否有破解之法?

李明博的审判问题

我认为李明博在接下来的审判中获得减刑的可能性较小。

一是李明博本身存在问题,在总统任期内,他就已经做过六次公开道歉,从丑闻发生的数量上来看, 李明博可能成为韩国自1987年开始民主化进程以来历届总统之冠。现在检方控诉他的受贿案、秘密资金案以及国家情报组织非法介入政治等问题都比较严重,可能判决结果会比较重。[1]

二是政治势力的相互博弈,存在反攻倒算的可能。在韩国政界, “李明博—朴槿惠阵营”与“卢武铉—文在寅阵营”的政治斗争已持续许久。其中有几个节点性事件:

其一, 前总统卢武铉跳崖自杀。当时宣布卢武铉死讯的正是文在寅。卢武铉自杀被广泛认为是时任总统李明博造成的。文在寅作为卢武铉的幕僚, 对这件事情必然深刻铭记在心。

其二, 2013年朴槿惠当选总统。当时与朴槿惠争夺最终总统之位的也正是文在寅, 亲身经历卢武铉事件的文在寅本不想再过问政事, 但当时被“卢武铉—文在寅”阵营中的幕僚们极力劝说, 最终决定参与大选, 此次选举“卢武铉—文在寅”阵营虽然败选, 但这标志着文在寅开始反击。

其三, 朴槿惠因“闺蜜干政门”被弹劾下台。2017年3月10日, 韩国宪法法院判决通过总统弹劾案, 朴槿惠被罢免总统职务, 成为韩国历史上首位被弹劾罢免的总统。在被罢免并因罪行入狱之时, 朴槿惠自称是受到了政治报复, 并表示时间会告诉人们真相。随后, 2017年5月10日, 文在寅当选新一任韩国总统。

而如今, 李明博成为了韩国政治势力斗争的焦点。对于现阶段对李明博的调查, “李明博—朴槿惠阵营”认为检察机关打着清算积弊的名义, 实际是对保守势力的政治攻击, 也是对前总统卢武铉之死的政治报复。

三是实施改革,树立典型,杀鸡儆猴的需要。文在寅在竞选期间提出的第一个承诺就是“革除积弊”。文在寅政府国政企划咨询委员会 (相当于总统职务交接委员会) 选定“国政百大课题”, 第一项课题也是“彻底、完全地清算积弊”。为促进此事, 文在寅在人事任命、体制改革等方面也做了很多工作。李明博案在韩国国内备受瞩目, 且民众对其指责较大, 这些都预示着李明博很可能步韩国很多前总统的后尘。

40年前同框,40年后同狱,令人感慨的人生。

韩国的“青瓦台魔咒”及其破解之法

韩国不健康的政治体制,对“青瓦台魔咒”的产生负有很大责任。

一是财阀经济与财阀政治形成利益共存关系。

韩国总统出事背后几乎都有大财阀的影子,韩国在经济发展时期, 扶持了一些优势产业, 这些产业就发展为今天的几大财阀。而韩国在政治上实行选举制, 候选人为当选总统, 需要这些财阀的支持, 所以两者间形成了紧密的利益共存关系。

二是封建式的家臣文化流弊依旧, 容易形成难以制约的权力。这尤其体现在青瓦台的秘书团队中。当选总统除了可以任命各部的长官 (部长) 外, 还拥有秘书室室长、首席秘书等多则400人、少则200多人的秘书团队, 这即使在西方国家也非常少见。这样一来就容易形成难以制约的权力, 各种丑闻就很容易滋生。

总统的权力很大, 又只有一任, 家人或者秘书们有时就存在借机捞取好处的心理。这些秘书往往在总统竞选期间就是幕僚, 总统当选后, 他们无需经过国会通过就跟到了青瓦台, 某些秘书的权力甚至大过各部长官。一些人便自恃“劳苦功高”, 捞取好处。所以, 韩国总统出事基本上都是源于家人或亲信。究其根本, 这是生硬地将西方民主国家的选举体制嫁接到韩国的传统政治文化上, 而又未形成有效的制约机制的结果。

三是媒体与检察机关的因素。由于大企业和政府钱权关系密切, 媒体基本上都有各大企业背后支持, 所以媒体在政权初期往往跟政府声音比较一致, 但到政权末期便开始拿政权开刀, 疏远现政权。因为到政权末期, 潜在的下一任总统就会出现, 包括媒体在内的相关利益集团就开始把重心倾向到新的“权力中心”。如果潜在的总统批评现任总统, 那么媒体也往往跟着炒作, 投其所好。检察机构也是如此。新总统刚上任时权力大, 检察机构也是如此。新总统刚上任时权力大, 检察机构看政府眼色行事, 哪怕已经掌握了政府的不正之风。检察机构因此经常背上恶名, 被认为是政府的御用机构。而政府轮替前后, 检察机构要追逐新的权力中心, 当然也想择除以往的恶名, 于是就利用了这样的机会。

希望他们是最后进入监牢的韩国总统

要破解以上的这些难题,韩国不能倒退,而是要加深自己民主化的改革。

一,在政治与资本的关系处理方面,建立明确的清单账目体系,使政治与财阀之间的互动公开、透明化。

二,在处理“秘书病”方面,韩国可以向美国与英国学习,建立和完善常备公务员制度,整肃公务员纪律,将执政人员与行政人员分开,反向限制总统的随从人数,也为总统竞选减轻压力。虽然公务行政系统天生带有僵化和开支虚冗的倾向,但这是可以容忍的恶与必要的妥协。

三,韩国要大力切实推进司法与媒体独立,使司法与媒体真正发挥好检查作用,当国民的守门犬,而非权势者的宠物,良好的检查环境,除恶于微,对执政者本身也是一种保护。

四,在任期制上,总统的任期内应该增加中期选举,以此给与国民与议院程序化的检验机会,总统和政党面临再选压力,在律己上会更加注意,同时,中期选举也给了在野党和反对者程序化的反对机会,能够释放政治各方博弈带来的压力,使斗争在选举中释放,不至于5年一次,反攻倒算。

如同勒庞在《乌合之众》中所说:“各种制度是观念、感情和习俗的产物,而观念、感情和习俗并不会随着改写法典而被一并改写。一个民族并不能随意选择自己的制度,如果变革能够使民族气质即刻出现变化,才能说它是有用的,只有时间具备这样的力量。” [2]

民主像起飞的飞机,起飞之后到达平流层后较为平稳,但起飞之时却是异常凶险,韩国虽然蒙受了“青瓦台”魔咒,受到贪污与动荡的痛苦,自身传统与民主的摩擦,但它毕竟是在不断的前行,希望时间会给坚持探索的韩国人民与政治家一个满意的答案。

参考文献:
[1]王俊生,李宗赫.李明博也出事:政治报复还是丑闻坐实?[J].世界知识,2018(07):26-27.
[2]古斯塔夫.勒庞, 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 loc. 784-785
[3]食指.相信未来[J].当代护士(综合版),2005(09):1.

Last modification:July 24th, 2020 at 07:50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