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0
加载中……请稍等……

​2020年这个不同寻常的年份走过了一半,今年很不寻常。这从日期里就能看出来,今年作为闰年,有2月30日,四年才能一轮。中秋与国庆相连,二十年一次,今年的端午节是21世纪最晚的三次端午节中的一次,三十年一轮。

对于这一年,宗城这样评价:

前几年,市面上流行说,我们在一个小时代,现在,这个说法不兴了,不到半年,我们就经历了1918大流感、1929大萧条、1968民权运动、2008年金融危机,以至于香港的变化,以前都是大新闻,今年也成了小事,这一代人毫无疑问进入了大时代,也逃不过历史的周期,小时候读历史,好奇历史现场的普通人是什么心情,现在看来,除了少部分人、那些真正在历史前线的人,迅速感到时代骤变对命运的碾压,大部分人,其实是在风暴中的宁静,而变化总是后知后觉。

他写的真好,但我也觉得他小看了这次疫情带来的危机给人们心理上造成的冲击,某种程度上,这次疫情是我们这一代年轻人第一次直面危机,而危机常常是真相暴露,问题显现,使你不得不面对的时候,现在的中国是平稳的盛世,年轻人过的太幸福,对很多问题不会去思考,但我觉得经过这件事情后,至少在年轻人的群体里,对很多问题至少会有一些源自自身经历的思考。对于个人来说,这也是思考东西的意义,从浮面潜入深层的一个难得的机缘。

对于个人来说,在这样一个混乱的时代里应该怎样安身立命呢?怀着这个问题,我在这个月里读了福泽谕吉的自传《福翁自传》,越看越喜欢,我很喜欢许知远描述的,福泽谕吉是如何处理自身和混乱的时代的关系的:

在混乱的时代,个人的那种高度的精确和规律是可以抵御这种混乱,我们需要创造一个自我的秩序,这个自我的秩序可以抵挡这个时代的洪流。

关于这本书,我最喜欢的是福翁提到的:“无求向学,宁静致远。”

当时绪方学堂的书生,十之七八都只是毫无目的地苦学。因为没有目的反而幸福,也因为如此,我们比江户的书生更加用功。当今的书生一边求学一边思考自己的前途,我认为这样是不能求得真正的学问的。话说回来,只是浮泛地看书也是不对的。虽然不对,但若只考虑自己的前途,考虑要如何才能出人头地,要如何才能赚钱、住豪华的房子,要如何才能吃美食、穿漂亮的衣服,如果心里只想这些而奋力读书,我认为是不能求得真正的学问的。学子求学,首要在于淡泊明志,宁静致远。

读到这句话,令我非常感动,也非常的惭愧。

说回到情势。6月份是端午节吃粽子的时候,本应该高兴,但汛情实在是令人高兴不起来,3月份,返朴发了一篇文章预警2020年厄尔尼诺现象严重,下半年由厄尔尼诺引发的异常天气可能会在长江中下游造成洪涝灾害。6月里,中央气象台连续28天发布预警,长江淮河,皆有受灾,这还没到八月份呢,今年这个汛期可真不寻常,全球变暖造成的厄尔尼诺,在未来会成为一个流行词吗?

除了这些担忧的事,也有比较令人高兴的事,应该是今年的6月24日,是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开展的20周年,上个月国家开始了新一轮的西部大开发战略。温铁军等研究者提出的乡村振兴与改革,正在稳步实施,中部崛起,西部农业改革,底层创收,必将在政治、经济以及文化领域产生深远而正面的影响。

这一战略稳健而理智,符合中国人冷静而理智的优秀特质,只可惜疫情带来的衰退为这一战略带来了一定的不确定性。

疫情在以往是缓解社会阶层分化,促进平等的一种自然调节方式,在有现代政府以后,在中国,却可能由于技术进步而造成加大,通过西部大开发,提高西部人群的消费能力,内部消化东部渐趋过剩的生产力,通过做蛋糕而加大分配是一个比较稳妥地方案,也有显而易见的好处。

但这样的作法也有危险,最大的危险在于大量对基层的投资是否会影响币值的稳定性,易纲年初的文章中提到的思想是很好的,但在今年受到疫情这一黑天鹅挑战的情况下,对金融管理部门的整体战略与实际节奏的把握是一种考验,在现在来看,总体做的不错,但客观上还是面临一些窘境。

陷入这样的处境,部分是因为国际关系的摩擦带来的外部压力,但如果一个人在理智上有健康的自信,那他就应该承认,国际关系的因素并不是造成当前困境主要原因,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内部金融系统与发展模式上的积弊,如同时殷弘在2019年年终的总结会上所说,现在是企业与金融系统复盘,花点小钱做调查的时候,在2020年企业与金融系统要反思自己已有模式中的积弊,规划新的战略,在未来,如果能成功地将自身立于不败之地,在未来将会有很广阔的施为空间。

货币之所以这么重要是因为货币的稳定是中产阶级生存状况的基石,因为中产阶级与底层不同,他们总是有预期,思考未来,为未来做准备,而在现代中国能够承载这一阶层特性的恐怕一是货币,二是教育。

这种对未来的思考与储蓄在实际生活层面上来说,是对生活质量的提高与抗风险能力的增强有帮助的,但如叔本华所说,所有的痛苦都和预期有关,货币的不稳定会连带导致中产阶级的预期危机,使得他们在经济与精神层面遭受双重折磨。

当然,中产阶级最好欺负,在这一过程中受国内外经济影响,货币稍有变动对他们来说是很可以忍受的。

但中产阶级是社会文化的载体,基层跃迁的希望,而中产阶级的青少年又是中国文化的未来,当中产阶级出现危机,对于基层与这部分青少年来说,之前那一代人通过努力经商、踏实积累、考学向上而过的越来越好这一套社会途径将受到怀疑。

他们就会倾向于,而且在一定程度上不得不通过与上一代中产阶级跃升不同的方式,为自己寻找一个更好的未来。这在经济层面可能可以促进生产要素的配置速度,提高生产力。

但在这一过程,旧中产阶级所代表的踏实、道德、对教育的信仰、对稳定的追求这些社会的稳定剂与润滑剂势必将逐渐减少,最重要的,他们对未来会经由自己的努力而变好这一信念将大打质疑,而现代人都是靠未来活着的,在这样的情况下,除了在日益廉价的声色中自我放逐外,也可能出现危险的探索。

所以如果上述两个领域出问题的话,可能会出现基层人虽然日子在实际上过的越来越好,但对未来的感觉越来越差,这一吊诡而危险的现象。

很欣慰,6月份在上述两个领域都有建设。

但我觉得还缺少一个故事,也即对现有的文化产业的反思。

庄子在《狙公》篇里说:

“一个人养了一群猴子,每天早上给他们发两个枣,晚上发三个枣,让它们为自己在山上采果子,有一天,猴子对养猴子的人不满意,想要养猴子的人为每个人多分一些果子,养猴人没有多加枣,将发枣的方式变为每天早上发三个枣,晚上发两个枣,猴子非常满意,从此不再闹腾。”

以前我批判狙公(养猴人)鸡贼,但现在我却觉得他智慧,古代的贤哲多思考如何在有限资源的环境下让人更好的生存,进而更好的生活,从这一点来讲,狙公是一个优秀的统治者。

古代的统治者经常会让弄臣给自己讲故事,所罗门王每天要听三个故事,故事可以帮助人定位自己的生活。

讲故事的手法在近现代并不因为人类总体资源的发展而过时,近现代的科技发展使得人类总体的资源大大发展了,但人性对于时间的想象力并没有提高,甚至因为工业的发展,传媒的碎片化而更加回归动物性,需要精神上的安抚,更需要别人给他们讲一个关于未来的故事。

从这一角度来思考,文化产业的发展非常重要,它需要满足人对精神的稳定,对自己生活的安全感,这一点从历史上来说,几乎是经济计划的死结。

从西内尔的《货币哲学》来说,价值的增长来自于物质财富的增加,也来自于人的需要的满足。

从物质的增长与分配来说,计划经济几乎可以说是圣人之道,但人的需要是多样的,欲望的形态可以说是无穷的,货币比起其他同样量化的指标的优点就在于,它几乎可以转换成它能够量化的一切,而其他因各种计划而产生计划的指标,即使天才如苏联计划经济的公式,在千人千面的欲态之前也相形见绌,这些欲望很难及时量化,即使被量化,也在转化过程中可能面临延迟。

美国对苏遏制战略的制定者乔治·凯南在自己论证美国何以战胜苏联的根源中这样说道:“我们和苏联的竞争,最根本的竞争里不在于军事与政治上的优势,而在于我们社会的健康与活力”

在数字指标上依然有强大实力的苏联最后也如他所预料,在长时间的“心衰”之后,轰然解体。

必须要承认个人的价值与欲望,承认人的欲望的满足也能够创造价值,并且是和物质资料的增长并驾齐驱的(如果不是更重要的话)。

市场是计划的必要补充,是保持计划这一坚强骨骼活性与修复能力不可缺少的血液,计划必须通过法律,不断界定与市场这一自身有机组成部分的边界。

这一点在现在尤其具有现实意义,在中央财政“利出一孔”的情况下,对于货币的流通造成的经济问题与社会问题应该有预判。

这些话是我在五月中旬读米塞斯相关的书籍和文章时写的,那时腾讯在收购阅文集团,阅文集团被收购后,手握IP的腾讯将对现有的文化市场进行改革,在剧本等底层制作方面带来巨大的变化。

在五月末的时候我看到吴敬琏的系列文章,发现自己的这些思考在顾准那里有过系统的思考,比自己的好得多,而他的学生吴敬琏对于经济改革的细则,政治与农村方面的实际思考,以及基于其上的研究对于我来说则是完全的盲区,果然是思而不学则殆,我现在还真的是差的很远......

中国在这点上有欠缺,但好在现在的世界真是一个比烂的世界,现在的中国在这方面和凯南说出这句话时可以说是刚好倒过来了。

虽然在逻辑上来说,在这方面需要发挥市场的调控作用,但从我个人的情感上来说,对于现有的,以腾讯等集团资本收购版权进行商业运营的战略,是否真的能够在娱乐外激发出创作活力,而不是造成高级的重复,我有些悲观,但中国能人多的是,我除了宏观还能扯下蛋,其他还是拭目以待吧,中国能人太多了。

6月份也是毕业季,回首四年,自己根本想不到自己会变成现在这样,整体上来说还是挺好的,比自己的预期要好很多。

从心底里自问,我还挺羡慕那些平常常常,在学校里经历很多,玩的开心,谈过恋爱,有显著的成就的同学的,有时候问自己,那样子会不会更快乐?

也许吧,但我之所以是今天的我,是过去的选择所致,我是自己选择的儿子,不那样,就不是我了,再让我选一次的话,除了没有抽出时间好好学英语外,在过去的4年里,我没有后悔的地方,我羡慕别人,别人羡慕我,都没有意义。

因为怕自己会哭,毕业季我什么聚会都不想参加,线上的连线我也能避则避,自己真是很孤僻和怪异的人吧。

最舍不得的同学有两位,我们三个人从大一开始,都在思考中国要往何处去?什么新的东西是需要的?

想想也是奇怪,对这两个问题,我们的研究方法与方向大相径庭,四年里却也能够融洽相处,真是一段美好回忆。

不过现在对于我们来说,寻求的那个答案,它还在空中飘荡。

不过我现在已经不像大二大三时那样急躁的想要找一个现成的答案了,迷茫和逐渐的探索才是应该有的现实,这个过程和最后那个答案相比,如《西游记》中的九九八十一难和无字经书一样,渡过无定河后,剩下的只会是那难中的探索。

回首疫情期间的网络课程,就像是一场梦一样,有种仲夏的傍晚时,在葡萄藤下的躺椅上睡了一觉,醒来后一切依旧的不真实感,杨万里写:“连雨不知春尽,一晴方觉夏深。”这段经历会成为我们一生中难忘的回忆吧。

我的一位老师这样评价这段经历:

这次疫情使我重新认识到面对面交流的重要性,我们的交流不仅靠语言,还需要眼神、颜色、表情、动作、呼吸等微妙的非语言表现,或许这些更重要,有时更真实。信息也不是孤立存在,带着情感、经验、画面一起保留在我们的记忆里才变成活活的知识。

很多老师都提到过用身体去学习,去感受,去思考,禅宗里也讲入世行动而悟道,我之前无论如何也摸不到法门,疫情期间在家的这段时间,我在两个月的街拍和网络课程的寂寞里,竟也找到一丝感觉。

不过说到感悟,六月份最大的感悟还是家族中老人去世所感受到的“本来无一物”吧。

不过正因为“本来无一物”,人的选择、经历和信念才如此的珍贵吧。

最后,贴上条我很喜欢的东北师范大学金振邦老师对文学院的毕业寄语吧:

做人要有基本信念和追求目标。基本信念是自己对历史发展的预测、对人性的向往。相信明天一定会比今天好,这种时代发展趋势谁也阻挡不了。相信性善必定战胜性恶,正义必定取代邪恶。爱是时代的主旋律。相信激发个人潜能,一定能够使自己超越他人。追求目标有大小之分,但应该讲求实际和具体化。大目标是靠一个个小目标的实现而累积起来的。马丁·路德·金《完整生命的三个层面》认为:爱自己是生命的长度,爱他人是生命的宽度,信仰则是生命的高度。有了长宽高,生命就变成完美立体的了。

大家江湖再见。

Last modification:July 2nd, 2020 at 01:19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