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之前的毕业生,不是学院的老师,这是我的私人博客,我以最大的善意欢迎与内容有关的讨论,乃至质疑,求证,但一些突破底线,公德的行为不能以任何的理由做借口,底线就是底线,对所有人都一样。

18新闻 陈锴跃

这是我本人个人跟锴跃约的稿件,锴跃在学校的时候就是出名的记者了,做了一些有影响力的社会新闻稿件,实践业务能力很强,当得起“冲锋陷阵”,这个词,我觉得跟他约稿,希望对新到学院的同学在实践方面会有帮助,这篇谈心得很多,但我觉得就像一个稚童说一个人是一个好人,还有一位老人说这个人是一个好人一样,说的词可能相近,但内涵绝对不同,能让一位记者“冲锋陷阵”的东西是什么?我想在锴跃这里,很简单,但一些简单词和事常常才是珍贵而重要的。


“意识、学识、胆识、见识”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个人的经历都是不可复刻的,因为机遇与挑战从来都是多样化的,没有固定的模板与样式去给你套用。四年行色匆匆,我所能分享的,只是从这段经历中总结出来的经验,唯此而已。

汕大的校训,“有识”是排在第二位重要的词语。无独有偶,在曾国藩写给其兄弟的家书中,同样给予了“有识”高度的评价,他说道,“有识则知学问无尽,不敢以一得自足,如河伯之观海,如井蛙之窥天”。在此,我斗胆将有识二字做一个自己的解读,即为四识:“意识、学识、胆识、见识”。

所谓“意识”,即有某种清楚的认知,在新闻学学习的领域,我一直都秉持着一个观点,不能将你的生活局限在你的一米范围之内。马克思的许多著作都在图书馆中完成,但他人评价他时,总称他“四周都装着天线”,能够敏锐地察觉到外部世界的变动。作为一名新闻学的学生,你不可不重视所谓的“外部世界”。我见过好多19,20级之后的孩子,学习就只是为了拼学分,卷分数,只关注个人的生活,而没有了那种将世界观遍的兴趣,这是大忌。新闻是活在变动之中的,多听听多看看多讨论,你的思维逻辑才能够打开。谨记,“无数的世界,无数的远方,都与我有关”。

其次是学识,在大学的四年里,自然会学习到很多课程,但这里的学识并不单单指课程内容。新闻学是文学中的一种,即涉及文学,那么对文字的积累,不可谓不重要,即大量大量的阅读。新闻学的课程中会包含到很多诸如笔法的学习,但私以为那些更像是技巧的堆砌,搭建成文字内核的,还得是扎实的内容和对语感的把握。

记得在一次写作的分享上,有人问我,如何才能写好一个故事。我相信这也是很多新闻学子的疑惑,对此我觉得没有特别固定的定律。新闻说到底,都是一门“听故事,讲故事,写故事”的学科,但每一个人都是不同的个体,每一个事情都是不同的事儿,手法千变万化,你最终的目的,就是以你作为一个人的视角,找到最合适的讲故事方式。最合适的方式,就好比别人读起你的文章时,会觉得你好像是拉来了一张凳子,在讲故事给他听。这些听起来“玄乎”的理念,说到底,还是要从阅读中积累。(在此强烈推荐一本书《南方周末特稿手册》)

再来说说胆识。说来惭愧,作为一个新闻学子,我走的不是“传统”的路线。后面两年的时间里,我一直都在为自己所谓的新闻理想“冲锋陷阵”。21年4月份关于陆丰买凶杀人案的报道,几近危及到自己乃至家人的生命。在此,我想说明的是,若你带着新闻理想而来,请做好为之奉献乃至牺牲的准备。

当然,这也是极端个案,大多数时候,并没有会要求你做到此种地步,但这并不意味着胆识不重要。化小了来讲,新闻要求着你不怯场,在任何时候都是。什么样的人适合做新闻,先辈大家们已经对此问题有过很多讨论,但如果以一个学生的视角来想,我想胆识是必不可少的,敢提问,敢质疑,敢挑战权威,敢先开口,都是你要在学习的过程中不断锻炼的东西,畏首畏尾者,做不好新闻。

最后来说说见识。见识是去的地方越多越好吗?我觉得并不是的,行万里路,当然是一个积累,但我希望读到这篇文章的人,能带着思考,再去行万里路。坦白来讲,在大学生活乃至我十六年的求学之路上,我的经济条件都比较匮乏,但我并没有停止自己去行万里路的脚步,具体的方法即为通过半工半游,以及大学后去各个地方实习。见识不仅仅是你看过了多广阔的土地,而且也包括你听过了多少种声音。

如果你越走越远,越觉得底层面目可憎,那你就是不但没有使自己的见识增长,还缩小了,相反,如果越来越觉得多样化的存在都有其合理性,那才叫增长见识。读懂身边发生的一切,读懂并且尊重身边的每一种可能,你才能写好你要写的故事。即便现在,我也愿意去到一个基层扎根,历练个两三年。所以,在行万里路的过程中,请不要一昧地贪恋流连于身边景色的美好,或是食物的可口,请带着你的思考而去。

四个“识”字讲完,我会觉得我讲了很多形而上的理论,要将四年的经历浓缩起来,确实都是“玄乎”的大道理,但这就是我们的现状,不必急于求成,如果问题那么容易想得通,要那么漫长的人生干什么?

讲回点实际的内容,实习是新闻孩子绕不开的坎儿,在我个人看来,实习从大二的第一个假期就可以开始了,但这不是盲目地实习,而要有规划。就好比在规模上你应该从“小”到“大”,如果你已经有了感兴趣的门类,那么精通它便可,如果你还对自己的兴趣点不清楚,那我建议你在实习的过程中都去试一试,电视台、报社、新媒体皆可,趁刚开始多试错。

最后再来谈谈获得。在大学后半段的时间里,我所感兴趣的新闻一直都是深度报道的门类,做的题材也大多与深度相关。因为新闻写作,我得以和无数的远方连接在一起,我得以进入到不同人的生活,我得以在他人的生命中,分享到一杯他们的酸甜苦辣。这是使我感到无比快乐和满足的。

当然,也有很多时候是无奈。2021年3月份的采访中,一位母亲挽着我的手声泪俱下,我听她讲述自己一家受到的不公待遇。文章出来了,她的问题非但没有得到解决,连累她自己也在那年的5月份猝然离世。那个夜晚,我身上背负起了满满的挫败感。一年过去,同样是面对一位老者,我的笔墨却可以更加游刃有余,避免了一年前的悲剧。新闻,会让人成长。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我想,这个世界上一定是存在着一些“非我不可”的事情的,当我们面对它时,请勇敢地带上它。理想难能可贵,如果你恰好有,那请让我们一起前行。

只言片语,给不了太多建议,也解答不来诸多疑惑,如有兴趣,可进一步交流。联系方式:809730925@qq.com

Last modification:October 21, 2022
读史早知今日事,看花犹是去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