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老师、各位同学、亲爱的朋友们,今天能够参加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2014届毕业典礼并且受邀做这样一个发言,我深感荣幸。​

这是一个隆重和光荣的时刻,这是同学们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比起你们其实我只有羡慕,因为在当年我是在你们毕业后的年龄才有机会进入学校的门槛。就像乘着一趟晚点列车出行的乘客,难有你们今天的激动和激情。​

正因为如此,我向即将毕业的同学表示最真诚的祝贺。祝贺你们能够在北大这样的高水平的学府完成学业,迈入你们人生的黄金时期。我想你们过去在学校的日子,既是寒窗苦读的岁月,也是思想耕耘的时光。既在向师长、向书本求知,也在对社会、对明天探寻。在北大国发院这样一片沃土,你们学得足够多,想得足够深,也看得足够远。不过必须谨记,今天这一切只是今后数十载人生的开始。你们的起点足够高,但这只是起点。​

​同学们求学数年后,相信最后从事纯粹学问研究的还是少数,大多数同学会走进社会,学以致用。那么你们学的学问到底有什么用呢?我说的用处不是说国发院的学历能帮助你获得一个理想的工作;也不是说比如你学过会计学,就能更好地了解企业的真实成本。我说的“学以致用”,最重要的用处:第一是了解自己,第二是认识社会。了解自己只能了解自己认识的局限并寻求超越,认识社会是:对于今天社会的复杂性既不过度高估,因为所有发生正在发生的事情都已经发生,太阳底下无新事;也不过度低估,因为每次复杂性都会不同。​

​如果各位在国发院这几年更好地认识自己,认识自己在社会中可能的位置,认识我们当前这个社会在中国历史长河中的位置,认识中国在世界体系的位置,就没有虚度光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说的就是这个;“格物致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说的也是这个。​

由此走向社会,我们仍然要面对复杂的人生。我想在座的上千名毕业生能上北大国发院并且顺利毕业,堪称天之骄子、命运的宠儿。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一个满意的offer,天高海阔,你们必然是踌躇满志。不过特别需要理解,中国处在一个前所未有的大时代。之所以大是因为机会巨大、前景巨大、空间巨大,又面对无比复杂的问题。有很多阴暗面,它们重重叠叠,利益纠葛相互缠绕,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个大时代将持续很长时间,将是大家参与社会的时代背景。​

在这个时代,纵使你有丰富的知识、充分的准备,你还是会在人生的某一阶段陷入困惑。不久之后你们会发现或许社会存在很多不公平,你过去苦苦求学得到的知识,在社会上全无用处。相反用不着学问,同样可以如鱼得水。于是你可能会对你奋斗的事业感到失望,也可能为自我实现之难而彷徨。困惑之侧就是堕落的深渊,在这里真正的堕落不是万劫不复,而是随波逐流。你的人生大敌就是堕入平庸。​

所以面对复杂的人生,需要一份长久的单纯,我们必须保持独立思考,承认中国问题的复杂性,但总是寻求超越。在认识现实时需要复杂的思考力,在选择人生时单纯才能超越,才能保持你的高远,坚持你的追求,由此才能拒绝平庸。​

最后我还想从我个人职业的角度对同学们说几句话。同学们从这里进入社会后,想必都会走向各种重要的岗位。到那时我希望同学们都能关心中国新闻业的健康发展。这是因为经济研究、经济实践和新闻工作有共同的目标。好的新闻环境和好的市场环境往往是相伴而至的。好的新闻环境意味着更充分的报道、更多元的信息、更完整的交流,也就是说更少的信息不对称、更少的扭曲,这些本身就是更好的市场环境的重要一部分。​

​市场经济用价格调整资源分配,而价格要比较少受到扭曲的话,离不开真正的充分信息。在这段路上经济学者、业界人士和新闻人应该是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我们需要相互帮助,互相勉励,共同创造让这个社会能说真话、说实话的环境——这很难,但这也是使命,是我们和你们的共同使命。​

​同学们都是学习经济学的,国发院的前身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对在当代中国普及经济学,以及用经济学的完整框架解读中国问题曾有开先河之功。在这样一个教育和研究合一的平台上学习之后,我相信大多数同学已经具备经济学的思维框架、扎实功底和坚定理念,有此基础在今后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你可能有机会走到历史舞台的中央,走在时代的大前沿。国发院是一流经济学家聚集一堂的地方,过去数十年间你们的师长们曾经在中国改革开放的浪潮中开拓。今后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从深水区到彼岸,更为艰辛的道路有待你们,而且将主要是你们的努力跋涉。由此再次祝贺你们,也祝福你们。

Last modification:August 2, 2022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