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诞那天去拜访溥雪斋旧居。当初「红八月」风暴,古稀之年的溥老带着小女儿不知所踪。

古琴老八张里留有溥老的几首琴曲——《良宵引》、《鸥鹭忘机》、《梅花三弄》、《普庵咒》。此刻听来,颇感沧桑。

如今,这里成了宾馆、基督教青年女子会以及一个也许有政府背景的公司:一种很有现代感的组合。疫情作为借口,我们只能在外头瞻望。里头的树应该还是当年的树,而阻挡我们的是什么?

那时天空很干净,偶尔有一声鸟鸣。也许我们要寻找的,在已经消失的37号院。

这个事件令我抓到一篇小说的主题。临走时朋友问我何时动笔。

-明年吧。-何不现在开始?

是。很长的时间我都在逃避写作,因为过于年轻时写出了能令自己满足的东西。但有的东西不能永远逃开——它总会回来找你。

我现在有了直面的觉悟、绝心与勇气。

Last modification:May 12th, 2021 at 02:31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