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燃之火

今早翻阅手边的藏书,在翻到一本接近民国的书的时候,发现脆的厉害,需要非常小心,上世纪六十到八十年代的书则也老化的厉害,而明清的本子则保存的很好,很多手册式,经常在手边使用的医书还保存的很好,之前有幸见过宋本,历代精心修缮保存下,如同刚出一样新。

查询一下后发现,这可能是与图书选用的纸质有关,德国在发明了廉价的酸性造纸法后,由于其造价低廉,迅速的在世界展开,但其中蕴含的酸,如同缓慢燃烧的火苗一样,会逐渐的损毁书籍,书籍在10年后就会逐渐脆化,50年后就会不同程度的出现破损。

自己曾经瞻仰过一些累代藏书的家庭,基本也都有这样的问题,即使精心的防虫藏放,定期保养,当代的很多书的 “燃烧” 程度还是令人担心,现在看来,反而是定期备份,多地容灾的电子版寿命可能更长些。

现在的图书馆也面临这个问题,很多民国到现在的书,需要抢救性的把原版扫描,电子化,抛弃原版,对一些关键性的文件与书籍,才进行比较麻烦,并且需要专业设备的脱酸处理。

对于中国的藏书家而言,书的纸太重要了。书的用纸,基本上决定了它的流传度和历史使命。

从这样的角度来看,中国以后可能没有藏书世家了,更可能有的是 “碟香世家”—— “硬盘世家”。

从经济的考量来说,为兼容图书产业而改造现有的产线费用太大,因此,国内大多数的图书用纸都是酸性用纸,从这个角度上来讲,中国现在出版的所有的图书都在缓慢燃烧,百年以后,除了一些教材类用铜版纸的图书,估计都会难保出问题。

欧洲与日本现在都认识到了这个问题,都在推行图书领域用纸的无酸化,之前参加马场公彦先生的活动时曾经问过他这个问题,日本现在的图书用纸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完成了图书的无酸化,但这在中国可能很困难,欧洲、日本、美国,加拿大,基本都有立法或渐进的措施推进图书的无酸化,都将其作为国家的整体政策与战略进行规划与推动,中国作为一个传统的文化大国,在这方面有些落后,甚至是没有意识。

用读库老六的一段话:

“世界上不存在一种完美的纸,所以当我们享受一种纸带来的好处的时候,就要承受它给我们带来的不方便的地方。所以也请大家多多担待现在这种纸的缺点,这样我们就能好好享受它的优点了。”

国内的用纸便宜,对于书价来说有贡献,但整体的用纸环境,太过统一了,而且劣币逐良币,在200年以后,后人再翻开我们今天出版的书看的时候,会觉得我们今天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很浮躁的社会与时代吧。

参考文献:古保论坛│无酸纸应用的国际经验及思考 《国家图书馆学刊》2016年06期

Last modification:November 1, 2022
读史早知今日事,看花犹是去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