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see fire, brutal  wild fire. 

    睡起南窗情思倦,闲看槐阴满亭台。

    一天都没有出门,傍晚时看到了壮丽的暮色。

    language is information, information is everything.

    此身天地一飘蓬

    3DS 今日停服

    作为一个服役已经13年的设备,在这个变动迅速的世界里,说实话,已经很长了,但意识到这一点时的感觉,又仿佛弹指一挥间。

    今日发癫:

    “不求胜,哪有败?”

    —— 武当山管委会业务主任张三丰同志在不想当湖北常委时的政治表态

    一念通天。

    想在未来发几篇使用的东西的评测。

    今天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亚当·斯密在看着我,想和我说着某些东西,某些声音,真是莫名的体验啊。

    回家忘记的第一件事是我在家时我妈不喜欢锁门。 回到家记起来的另一件事是她老人家身手依旧矫健。

    祝大家元旦快乐!

    终贾华年气不平,官书许读兴纵横。
    荷衣便识西华路,至竟虫鱼了一生。

    我心如铁

    祗园精舍钟声响,诉说世事本无常。
    婆罗双树花失色,盛者转衰如沧桑。
    骄奢淫逸不长久,恰如春夜梦一场。
    强梁霸道终覆灭,好似风中尘土扬。

    “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

    眼横鼻直

    最近感觉忽然明白了最近七年一直思考的政治哲学中的问题,好像就是黑格尔对康德延续的关于自由的内容:“法正是自由的保障” ,或者说 “法正是人类有自由意志的体现”。

    想起《正法眼藏》的作者,著名的道元和尚年轻时为求法,从日本西来大陆,游历十年,回日本的时候,别人问他有什么感悟,他说明白了眼睛是横的,鼻子是直的。

    想明白了就觉得简单,但想明白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自己确实走了很久啊,淦,好难。

    晚上刷马桶的时候想起最近看的历史书,忽然觉得人跟权力的活动就像马桶:离不开又看不上,看不上离不开。

    想到这些,想起自己曾经纠结过的康德的先天综合判断和先验想象究竟是毛关系,这样的问题就特别可爱。

    还是搞点符号学,阐释学来的可爱。

联系方式

关于我

  • 来自南部的一个小城市,个性不张扬,讨厌随波逐流。

那年今日
2 月前

此身天地一飘蓬